人民网>>图片频道>>图说中国

四川小伙患上尿毒症 母亲捐肾救子

来源:四川新闻网  2015年05月06日13:41

李国琼站在儿子的病床前,满是担忧。
李国琼站在儿子的病床前,满是担忧。
下一页

“母爱如水,父爱如山!”巴中市平昌县澌滩乡27岁小伙何煜身患尿毒症,父亲何吉德、母亲李国琼为了救子,争相捐出自己的肾脏。最终,母亲“战胜”了父亲,配型成功,决定捐出自己的一颗肾。

“我没了(死了)就没了,可儿子的路还很长。”然而,希望就在眼前,却又那么触不可及。母亲捐肾配型成功并没有驱散病魔带来的阴影,接踵而来需要的20多万元手术费又成了这个贫困家庭的一块心病。

父母助儿圆梦出外打工 儿子不幸罹患尿毒症

今年27岁的何煜,出生在巴中市平昌县澌滩乡朝阳村一个普通的农户家庭。由于家境贫寒,他很早就出去打工,2008年在福建认识了贵州姑娘蒋安碧。2010年,何煜、蒋安碧结婚;不久,一双可爱的儿女降生。

婚后,两人开了一家理发店。每年春节前的一个月是理发店最忙的时候,何煜经常要从早上七点忙到第二天凌晨一点。蒋安碧说,何煜给顾客做头发基本要一直站着,一天下来脚都是肿的。

两年前,为了帮助唯一的儿子圆在城里买房的梦,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的母亲李国琼丢下了田里的活计,跟随丈夫何吉德到广东打工。年近五旬的夫妇俩,一个当起了搬运工,一个在塑料厂里挑料。

一家人虽然艰辛生活,但正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行进。然而,命运却似乎在有意考验着这个苦难的家庭。

早在2009年的时候,何煜被诊断出慢性肾炎,此后一直药物治疗,病情相对稳定。从去年起,何煜开始出现恶心、呕吐、痰中带血的症状。2015年春节后,何家一家人准备继续出外打工,临走之前,何煜到成都华西医院做了一次常规检查。

“尿毒症!”何煜的病情诊断结果,犹如一记晴天霹雳,让一家人措手不及。

母亲捐肾救子:他的人生还应该很长

5月4日,记者来到平昌县中医院,何煜正在血液透析室进行每周三次的例行透析。原本青春阳光的小伙子,由于病魔的折磨,变得憔悴不堪。

在华西医院查出何煜患有尿毒症时,何家从医生的口里知道了有两条路可走,一个是透析,一个是换肾。“但是我们听说长期透析会把身体里有用的东西‘透’没了,会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生命也会逐渐走到尽头。”何吉德说,看着饱受折磨的儿子,他心疼不已,决定为儿子做换肾手术。

这个想法产生后,何吉德夫妇决定将自己的肾作为儿子的手术肾源。3月20多号,夫妇俩和儿子到了成都,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做了配型。半个多月后,配型结果出来,显示何吉德、李国琼的肾脏与何煜配型成功,均可进行捐肾手术。

而就在此时,本来打算为儿子捐肾的何吉德却被李国琼拦了下来。“儿子已经生病了,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。我不识字,干活也没有他挣得多。”李国琼说,她其实不知道捐出一颗肾会对身体有什么样的影响,只是听别人说捐肾后不能干重活儿,要吃三年药。

“我快50了,如果没了(死了)就没了;但我儿子才28岁,他还有一双儿女,他还有好长的路要走。”经过一家人的商量,同意了由李国琼为儿子捐肾的想法。

昨日,四川省人民医院向记者证实,李国琼与何煜的肾移植配型已经成功,待完成相关手续和审批程序后,即可进行肾移植手术。

一双儿女天真无邪 好奇“爸爸总吃药”

何煜开始透析治疗后,为了方便照顾何煜,何家在医院旁租了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房子,一年4000元,租期半年。白天做饭就在屋外不到两平米的漆黑走廊。晚上睡觉时,小夫妻俩带着两个孩子挤在一张双人床上,而何吉德夫妇则搭了一个隔间,在里面放上了床。

李国琼说,儿子生病后心事变得很重,总是发愁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,还没有来得及对父母尽孝,而两个孩子一个四岁多,一个不到三岁,“又该怎么办?”蒋安碧则告诉记者,何煜对自己很好,所以当初自己才愿意千里迢迢嫁到四川。婚后,何煜也是一个好爸爸,女儿出生后,自己没有奶水,“他宁愿从自己的药费里节省、宁愿穿最差的衣服,也要给女儿吃好奶粉。”

一对可爱的儿女天真无邪,对于记者的到来感到十分的好奇。四岁的姐姐之前在何煜打工的地方读幼儿园,但是何煜开始治病后,就再也没读了。问小女孩想不想读书,她始终没说话。不过在记者采访的时候,她一直带着两岁多的弟弟写字,手边还放着一本在浙江读幼儿园时发的教科书。

何煜查出患有尿毒症后,何家基本就没怎么吃过肉了,只是有时候会给何煜买排骨和牛奶补身体。两个孩子会过来抢,蒋安碧总会制止他们,“每当这个时候,既觉得心酸,又觉得自己残忍。”

蒋安碧说,儿子两岁多,对爸爸的病情完全没有概念,就像普通的两岁小孩儿一样,该哭的时候哭,该笑的时候笑。但女儿对爸爸的“不一样”好像有一点察觉,总是问“为什么爸爸老是要吃药”、“为什么爸爸老是要去医院”。

李国琼边哭边接受记者采访时,小女孩也是一脸疑惑,但还是递上了一张面巾纸让奶奶擦拭眼泪。

抓紧时间打工挣钱 早日为儿子完成手术

“心里很愧疚。如果有钱,一定会在外面寻找肾源,绝对不会让她捐肾。可我们没钱,但为了全家人,我必须活下去。”得知母亲要给自己捐肾之后,何煜一直非常矛盾。

李国琼证实,儿子何煜生病后,情绪一直不稳定,有时候发脾气,有时候又愧疚,大家都害怕他的病情恶化。而与此同时,做手术需要的20万也是压在一家人心上的一块石头。

何家积蓄微薄,因为治病几乎花光了。何吉德还有一个女儿,在成都龙泉驿区的一家医院当护士,每个月工资不到2000元。哥哥生病后,妹妹把哥哥的情况告诉了医院,院里的同事为何家捐了1万多元。

“我们现在治病、生活的开销,基本就靠着这1万块钱。”何吉德说,他还有三个兄弟,但家里都不富裕,能够力所能及地给一些帮助,但对于天文数字般的手术费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何吉德的三哥建议他去贷款,“我们没有有钱的亲戚朋友,也没有财产抵押,哪个会借给我们。”老何愁眉苦脸。而蒋安碧的娘家在农村,父母是农民,下面有一个19岁未婚的弟弟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李国琼告诉记者,目前配型虽然已经成功,但是还要等待相关部门批复。趁这个时间,他们会去广东打点工挣点医药费,顺便把行李拿回来,“争取尽快让儿子做手术”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
下一页

(责编:王初、李璐颖)

 相关专题

 图片新闻排行榜

  1. 1唐山:超越痛苦之渊,方致前行之远
  2. 2浙江金华(义新欧)金义新区平台…
  3. 3海口国际免税城免税商业中心主体…
  4. 4在大灾大考中淬炼初心使命——河…
  5. 5张吉怀高铁启动接触网热滑试验
  6. 6探访“中国虎乡”——黑龙江省横…
  7. 7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:陈梦…
  8. 8南京开启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
  9. 9广东清远:磁浮建设加速推进
  10. 10福建福州:现代漆画的传承与发展
  11. 11北京:“2021中国童书博览会…
  12. 12军民同心 守望相助
    ——郑州联…